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
馮加伶 當守護海龜成為一種信念

【2018.03.05 聯合報/記者陳姵穎】 「遇到海龜後,我的人生就不一樣了。」人稱「海龜姊姊」的馮加伶,以再認真不過的神情說出這句話。

初遇海龜,一眼就愛上……

與海龜的初次相遇,是在就讀海洋大學期間,校方恰巧收容了一隻受傷的海龜,馮加伶就此為這游泳起來彷彿在海洋中飛翔的物種深深著迷;她年年到海龜實驗室擔任志工,考研究所、讀博士班,一心朝成為海龜學者的目標前進。然而受限諸多人事物的條件,馮加伶始終無法順利進行心心念念的海龜研究,最終黯然休學。

即使滿懷失落,她依舊以「海龜姊姊」的身分四處演講、帶活動,不只讓更多人認識海洋生物,並推廣「永續海鮮」和「塑膠減量」等人人都能輕易達成的愛海小撇步。2016年夏天,趁著進入中研院珊瑚生態研究室擔任研究助理前的空檔,馮加伶帶著自己設計的貼紙及明信片,騎乘鐵馬,踏上「換換愛海洋」的環島旅程,與各地朋友及有緣人交換一個愛海洋的舉動。有陌生的女孩因此去淨灘,也有退休老師肯定這項理念,贊助金錢支持她印製更多明信片;其中一站,馮加伶前往小琉球舉辦一場迷你分享會,認識一群熱愛海洋的潛水教練,悄悄為她以另一種靠近、調查海龜的方式埋下伏筆。

橫跨3ooo公里的神秘旅程

全世界共有七種海龜,在台灣海域可見到的有五種,分別是最常見的綠蠵龜、玳瑁、赤蠵龜,欖蠵龜以及較罕見的革龜,其中僅綠蠵龜會上岸產卵;肯氏海龜及平背海龜則只生存在特定的區域。但這些選擇在台灣海域生活,或洄游產卵的海龜們的數量究竟有多少?在哪些地方出沒?水下生活又是什麼模樣?資訊都還很片面。而每隻海龜長得都不同,臉上的花紋正是最好的辨識依據;隨著潛水活動日漸盛行,去年夏天,馮加伶和一群海龜狂熱者成立「海龜點點名」社團,邀請大眾為海龜拍照,用公民科學的力量,為台灣的海龜建立資料庫。

「除了小琉球、墾丁、綠島和蘭嶼,澎湖和金門也有海龜。短短半年多下來,我們就蒐集到兩百多筆資料。」馮加伶秀出照片,其中一隻名為R36192的綠蠵龜在去年五月被記錄進資料庫中,經過多方確認,原來在R36192左肢打上金屬標籤的單位,是薩摩亞(Samoa)的保育組織SPREP;牠的家鄉位在西太平洋上的烏利西環礁(Ulithi Atoll),2006年上岸產卵首次被標記,2012年再度返回該地產卵,2017年卻在離家鄉3000公里的小琉球被目擊。「很神奇對不對?明明海龜的腦袋很小,大概只有拇指這麼大,卻能記得牠們的出生地,我們也很想知道牠為什麼會選擇在小琉球生活。」

另一隻名叫小破洞的海龜,被發現時背甲疑似遭船外機打到而受傷嚴重,獸醫評估不宜移動,只能靠當地的潛水教練多多觀察;幾個月下來,每兩周就有潛水教練前去探望並拍照回報,清楚記錄下小破洞恢復的過程,元旦時更有潛友拍到公龜試圖與小破洞交配的難得畫面。

海龜點點名 探索海龜秘密

「這些照片統統是不同人拍的,或許還無法累積成所謂的學術資料,但凝聚起一股關心海龜的力量,就是公民科學的價值。」這也讓馮加伶想起,博班時她曾到夏威夷實習,發現當地不只有許多組織在研究海龜,離島的高中也有海龜社團讓學子協助研究人員進行調查,甚至有自發性的志工團體會在海灘拉起分隔線,保護上岸曬太陽的海龜不被遊客騷擾。透過「海龜點點名」的成立,馮加伶與夥伴逐月進行資料分析,畫出海龜出沒地圖,小琉球當地的潛水教練便可以帶遊客前往對人類態度較為友善的海龜棲息點觀看海龜,進而讓更多人愛上海龜、為海龜及海洋盡一份心力。

春節期間,馮加伶與夥伴更自費前往日本神戶參加海龜年會,向世界各國的海龜迷介紹台灣的海龜;或許還是會為無法成為海龜學者感到遺憾,但馮加伶找到另一條路,「不是一定要取得某個身分才能為海龜做事,也不是只有學術研究一種方法,只要有心就可以。」而且更自由了。

Q:最難忘的海龜經驗?

A:其實每次相遇都是獨一無二,但若要說最驕傲的一次,是2012年有隻革龜被漁民誤捕送到台南安置;我正巧在海生館實習,每天跟獸醫從屏東開車帶水母去餵牠和做健康檢查,後來順利野放。那時我剛休學,心情很低落,但每天可以去探望那隻革龜、為牠抽血,給了我很多力量,也有點像是一項人生成就達成,下一個目標是希望能看到革龜產卵。

Q:成為海龜姊姊後最感動的事?

A:當海龜志工時,我們會到蘭嶼等地向民眾解說,希望大家夜觀不要用探照燈,以免上岸產卵的海龜受驚;有個嚮導不太願意,剛好他的客人有聽過解說,主動勸說嚮導,後來他就接受了。也有遇過來應徵志工的朋友說是因為聽過我的演講才喜歡上海龜。我發現其實大家不是不想對海龜好,只是不曉得該怎麼做而已。

新聞來源>>

瀏覽數  
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
請輸入此驗證碼
Voice Play
更換驗證碼